山东滨州突降特大冰雹 10万亩鸭梨几乎绝产(图)




原标题:冰雹突降滨州阳信,20分钟砸烂不少鸭梨

9月11日下午4点左右,山东滨州阳信突然下了一阵奇怪的冰雹,这场冰雹持续近半个小时,冰雹有一元硬币般大小,最深处冰雹有四、五公分厚。奇怪之处在于冰雹降落区域主要在县城及以西的城乡结合部,而该区域正好是阳信梨树的主产区,其他区域受影响不是很大。

出阳信县城沿省道317向西,路两边是梨园,约四五里路直至原银高乡。在路南一处梨园,梨树下散落着一层被冰雹砸下的梨,上面三三两两的坑,树上挂着的梨也被冰雹砸出坑,只有枝杈中少数的梨由于树枝遮挡得以幸免。

因现正值鸭梨的收获期,梨园内梨树的树叶和待采摘的鸭梨被冰雹砸落一地。

据梨农反映,位于阳信县金阳办事处的十几万亩梨树园因此损失惨重,鸭梨收成受影响较大,很多梨被打落在地上。大的冰雹有鸽子蛋大小,被砸的梨基本被毁卖不出去。有梨农称只能扔掉或者便宜处理给制作鸭梨醋的工厂。

这次冰雹降落比较集中,正好覆盖梨树种植区,持续20多分钟。金阳街道办武庙村村民武书章家二亩梨树,损失一半左右鸭梨。马家则已经开始组织村民上报受灾情况。

此前一周左右,梨农已经陆续采摘早熟的品种。一王姓村民说,由于处于成熟期,并未大量采摘,因此对全县梨农来说整体损失较大。

据果农介绍,近十几万亩梨树上的鸭梨90%被砸烂,几乎绝产。此次具体受灾面积目前尚未统计,但从梨农及冰雹降落区网友来看,此次梨农损失惨重。


再论相声里原始秩序与市场秩序

相声“成也原始,败也原始”,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,“成”会得到进一步放大,“败”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。


我曾海上漂半月,加勒比到迈阿密

有一年春节,我没留在北京,而是和慧聪集团的董事长郭凡生一家相约,选择加勒比这条航线,经历了一次有意思游轮旅行。


宁愿有爱,即使可望而不可即

爱是一种逃避开世间的一切琐碎、无聊、丑陋、平庸的办法。当人爱的时候,生命得到了升华。


听老板吐槽官员“三不”

老板说,部门官员流行着“三不”:不吃请,不收礼,不办事。吃饭请不到人,送礼没人敢收,但要办事也是能拖就拖,苦恼得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